胡律师:13306647218

公民的知情权是什么《捍卫我的“无知权”》

时间:2021-07-09 17:06:08

前几天,宁波海曙区的家长为了小学六年级的语文期末试卷吵了起来。很多家长在网上发帖称,试卷中的申论题给出的材料之一是网络名人李的故事,并要求孩子们对此进行讨论。然而,很多孩子通常对学习感到紧张,没有时间照顾他们,也不使用智能手机。他们没听过李的名字,自然不知道李的精彩故事,所以不会写。家长呼吁孩子有权在李的问题上无知,但学校只是忽视了这一重要权利。

从孩子父母对“无知权”的抗争中,我想到了老艺术家潘长江遭遇的一次网络暴力。在2019年3月播出的《王牌对王牌》节目中,当红艺人KUN的画面在屏幕上发布时,现场嘉宾潘长江并不知道。老演员没认出小鲜肉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这一事件引起了KUN粉丝的不满,他们冲到潘长江的微博上谩骂讽刺,语言不堪。潘长江也在微博回应此事:“我做错了吗?是因为不认识KUN吗?你不能黑我,因为你不了解我。我犯法了吗?”这是对潘长江“无知权”的侵犯。

“知情权”是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必须得到尊重;“无知的权利”也是一项重要的权利,也应该得到尊重。前者对,大家都很重视,不肯掉以轻心;而后一种权利却被人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仿佛是可有可无的。

人不是电脑,所以他们不可能知道和记住这么多知识和新闻。因此,他们必须有选择地吸收海量的信息,有权不去关心和记住自己不感兴趣或认为无用的东西。例如,网络名人李子奇只是二三十岁年轻人最喜欢的话题。不仅小学生不在乎,像我这种领养过孩子年龄的人也不在乎。估计潘长江也不会在意。这有错吗?没什么问题。每个人的认知范围都是有限的,知道一些事情也不算太丢人。以美籍华人科学家丁肇中为例。他在中山大学的演讲中说,他100%的时间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有600多名教授和他一起工作,丁肇中要求他们只谈论物理。所以,面对记者的一系列提问,他最常回答的就是“不知道”。因为“这15年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宇宙中寻找反物质”,他幽默地说:“专心做一件事,这样你在回答其他问题的时候就可以说我不知道了。”正是因为他坚决捍卫自己的“无知权”,才得以集中精力攻关,成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我在新闻里看到,有些年轻人不知道钱学森、邓稼先,甚至袁隆平是谁,评论者表示悲痛。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年轻人也有无知的权利。毕竟钱和邓两位顶尖科学家已经去世很久了,袁隆平的故事也没有家喻户晓。他们很少出现在年轻人关心的时尚节目和信息来源中,无知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请记住,你所享受的岁月是平静的,因为有无数的人,他们克服困难,承受沉重的负担,走在蓝色的路上,努力工作。

当然,“无知的权利”不是没有界限、没有底线,而是有定义、有范围的。不懂法律可能导致犯罪;对世界的无知会处处碰壁;不了解自己的工作经验可能会被开除;如果你不知道负责任的事情,你就做不到。疫情期间,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一名对疫情一无所知的官员被带走.

我在一所大学教书。本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最前沿的研究课题,最有可能突破的研究方向,本学科的难点和创新点,学生必须掌握的重点,都是我毫不含糊的“知情权”。对于名人轶事、八卦新闻、官场内幕、市井纠纷、流年往事,我会坚决捍卫我的“无知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