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不知情权是什么意思!给自己留一点不知情权

时间:2021-07-09 17:38:29

给自己留一点不知情权

190

除了知情权,人也应该有不知道的权利,这就有价值多了。意思是高尚的灵魂不必充斥着废话和空话。对于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过多的信息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因为在杂志社工作,平时喜欢写一些关于豆腐的文章。时间长了,浪得虚名一点。因此,报刊越来越多,至少有三四十种。一开始我还挺为自己的“博学”骄傲了好几次,以为全国各大报刊天天在手,各种内部参考资料都应接不暇,加了很多网络信息,世界大事真的无所不知,不是知识分子,至少是分子。

然而,过了很久,我发现杂乱的信息并没有让我感到充实。相反,我经常在努力阅读后感到空虚。海量的信息过度满足了我的“知情权”,同时也无情地剥夺了我的“不知情权”。我真的感受到了“选择”的必要性。因为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当今世界,如果失去了选择的能力和自制的毅力,我们的头脑就会成为叔本华所说的“别人思想的跑马场”,“开卷”不仅无益,而且多半“有害”。

给自己留一点不知情权

中国人过去长期生活在信息匮乏的时代。接收某些信息不仅意味着满足一般的“知情权”,还可能成为令人羡慕的“政治待遇”。“人可以放手,但不知道”并不可取,但有时候我也在想,人真的需要那么多“知情权”吗?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出于对涉及自身利益的公共政策的关注,真的有必要在其他方面了解这么多吗?留一点空白让头脑去填一些更必要更有价值的东西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索尔仁尼琴说过:“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这句话很适合我。在我看来,今天90%的信息爆炸都可以被视为“废话”和“空话”。因为他们没有提供任何新的知识,也缺乏足够的智慧来锻炼和丰富人们的思维。在“后出版时代”,尤其是网络博客时代,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作者”,而“天”可以是一本书,“月”当然不可忽视。一个不动脑筋的读者,如果放弃了自己的选择,就会把自己宝贵的时间和生命,放纵在别人的“日月”里,让自己单纯的头脑与混沌的思想赛跑。问题是他有“赛马”的自由。难道我们没有自由不让他到处乱跑吗?难道没有选择的自由吗?

当然有。但是我们经常轻言放弃。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往往懒惰,被动,对自己不负责任,甚至缺乏判断和选择能力。以网络阅读为代表的“浅阅读”,省时省力,轻松有趣。然而,少量有价值的信息淹没在大量的垃圾信息中,不可挖掘。已经让人疲惫,忘记了自己的目标。虽然他表面上是一个无所不知的“知者”,但很难掩盖“博学无知”的真实面目。国家有关部门开展的全国阅读调查显示,1999年至2005年,非文盲阅读率从60%下降到48%,但在线阅读率从3.7%上升到27.8%。这说明论文阅读率下降,网络阅读率上升。有识之士对此忧心忡忡,不能说完全是危言耸听。

给自己留一点不知情权

一个人想搞清楚自己要什么并不难,难的是弄明白不要什么。因为人性而贪婪,好东西越多越好。除此之外,阅读还有“扩大知识面”、“开卷有益”的美誉,传播阅读。难道你不知道“抛开”意味着“束缚”和“枷锁”,会让你迷失自我,成为一个任由他人摆布的傻瓜。

如果我们不“传播”呢?当然,你必须做出选择,你必须读一些东西,你不必读一些东西。谁来选择?自然,你可以向博览群书的人请教,向“推荐书目”学习。问题是真正有学问的家伙,往往不喜欢给年轻人推荐书目,也不在乎一些自命权威的人推荐的书目。然后呢?得靠自己,在博览群书的基础上“慧眼”和“专精”。

给自己留一点不知情权

朱并不卑微,还想卖一些别人已经说过的东西,我同意读经,这是给朋友分享的。

一是要读一点看家的书。不管你干什么,那个行当总有一些为本行打基础、定规矩的书,后来的书基本都是这些书的翻版和解读,读书就得读这样的书,它是你的家底儿。这个环节不能省略。有没有根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只看二手货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二是要读一点经典著作。除了读好自己看家的书,谁都想扩大一点知识面,那就要适当读一点别人看家的书,其实就是各门学问的经典著作。

三是要读一点磨脑子的书。它可以既不是看家的书,也不是经典著作,但它有思想和知识含量,不下功夫、不动脑子,还真读不懂。的书可以锻炼思维能力,增加知识水平,所以也值得一读。

四是少看报、少上网,多读书。首先声明:我不反对读报上网,不否认阅读方式的革命性变化。但我仍然敦促我的朋友们分配更多的时间给传统阅读。看完你会感受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