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是隐私权和知情权《个人信息权与隐私权有何区别》

时间:2021-07-10 05:37:57

个人信息(权)与隐私(权)的区分

个人信息系以标准化形式记录的个人特征信息,而个人隐私所指向的个人特征信息并没有表现形式要求。聊天、信件、照片、档案、日记等,均可能包含与社会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私密信息,都涉及个人隐私范畴。

《民法总则》第111条明确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学界普遍认为应引入“个人信息权”。然而,“个人信息”与“个人隐私”、“个人信息权”与“隐私权”究竟是什么关系,以及在法律制度设计中如何区分,尚未定论。

个人信息的本质

  及其与个人隐私的区别

第一,个人信息是以规范的形式记录的个人特征信息,个人隐私所指向的个人特征信息没有表现形式的要求。聊天、信件、照片、档案、日记等。可能包含与社会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隐私信息,且均涉及个人隐私。个人信息是指按照格式化、标准化的固定栏目记录的个人特征信息。比如招生办要求考生统一提供各种指定的个人信息,如电话号码、考试分数、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毕业学校等。

其次,个人信息的拥有者多为大型机构、企业和社会组织,而个人隐私的接收者可能是各类社会组织和个人。个人信息往往由医院、银行、电信公司、超市、房地产公司等大型单位收集、处理和传播。相对来说,个人或者小组织是没有机会收集个人信息的,即使收集了,数量也是非常有限的。个人隐私的接受者包括通过各种方式获取他人与社会公共利益无关的私人信息的各类组织和个人,专业收集个人信息的组织除外。

第三,个人信息具有海量性和规模性的特点,而个人隐私不一定具有这种特点。个人信息是信息拥有者以格式化、标准化的方式收集的大量个人特征信息,往往有几万条、几百万条甚至几十亿条。一旦出现差错,必然是大量信息主体个人信息的错误或泄露,必然会造成相当大的社会影响。就个人隐私而言,如果隐私赢家掌握的多个个人隐私一起泄露,也会产生很大的社会影响,而如果单个人的隐私泄露,只会涉及到特定的个人。

第四,个人信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商业化,而个人隐私一般不允许商业化。一方面,个人信息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很多商家明知他人个人信息违法却依然使用的原因。另一方面,个人信息的商业使用,即使未经信息主体同意,也可能对信息主体不利。例如,购物网站收集客户的浏览信息,并根据客户的浏览偏好推荐一些产品。这种使用个人信息的方式有利于消费者更方便的购物,所以应该说是有益无害的。

个人信息权的界定

  及其与隐私权的区分

“个人信息权”是理论界针对现代社会个人信息被广泛收集和使用的新的社会需求以及信息主体利益面临的风险而提出的新概念。虽然各国立法和理论界对其内涵没有一致的理解,但其权利一般包括以下几类:第一,同意权。考虑到个人信息的可传播性特征,甚至商业使用需求,我们认为如果:是敏感个人信息,可以在个人信息使用中设置一定的信息主体同意要求;如果属于琐碎的个人信息,则无需在个人信息使用的每个环节都设置信息主体同意要求。第二,知情权。为便于个人信息主体了解自己信息的利用范围和程度,个人信息的占有人应当采取适当措施,公开个人信息的收集类型、使用目的、传播范围、利用方式等信息,以及自己单位的性质、地址、电话、联系人等。第三,询问权和更正权。面对大量的个人信息利用,为了保证个人信息的准确性,信息拥有者应提供一种便利的机制,允许信息主体查询自己的个人信息,并申请更正错误的个人信息。此外,根据个人信息的不同类型,可以赋予一些特殊的权利,如个人信息商业推广的选择退出权、负面个人信息传播前的提示权、被遗忘权、添加说明权等。个人信息权和隐私权在权利主体上是一致的,即它们是个人(私人)信息的信息主体。但是,它们在其他方面也有区别。

一、保护对象的区别。个人信息权保护以格式化和标准化形式记录的个人信息。受个人隐私保护的“个人隐私信息”可能以规范的形式记录,但也可能以零散信息(如日记、照片、信件等)的形式出现。).就“零散形式的个人隐私信息”而言,只能受到隐私权的保护。但就“规范形式的个人隐私信息”而言,它既属于个人隐私的范畴,又属于个人信息权的保护对象。换句话说,应该有竞争的问题。

二是权利内容的差异。隐私权是一项绝对的权利,即各类社会组织和个人都有义务不被动地窥探或传播个人隐私信息。隐私权持有人的权利主要体现在隐私权受到侵犯时要求法律救济的权利。个人信息权具有更积极的功能,如同意权、知情权、查询权、不同意权、更正权等等。个人信息权利人可以通过积极行使上述权利,参与个人信息的使用和传播过程,提前防止个人信息利益受到侵害。当然,如果个人信息权利人受到侵害,造成损害的,也可以要求损害赔偿。

第三,义务主体的不同。隐私权的义务主体是一般的社会组织和个人,没有特别的限制。个人信息权的义务主体具体是指个人信息的拥有者。换句话说,只有收集、处理和传播个人信息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负责通知、查询和更正个人信息的主体。

四是发生条件的差异。隐私权属于人格权,是基于个人人格而自然获得的,各种社会组织和个人是相应的义务人。关于个人信息权的性质,学界仍有争议,但必须强调的是,个人信息权的取得不以个人人格为基础,而是以信息占有人收集、加工、传播个人信息为前提。此外,必须强调的是,信息拥有者

具体而言,个人信息权与隐私权的适用关系可分为:条(1)就未经许可收集、传播零散的个人隐私信息而言,仅侵犯隐私权。(2)就大量个人信息的规范收集、处理和传播而言,可分为两种情况:条。如果个人信息的占有人是非法占有人,只会出现侵犯隐私权的问题,不会出现侵犯个人信息权的问题。如果非法收集个人信息、非法购买或窃取个人信息,信息主体可以通过侵犯隐私权直接寻求救济。其次,如果个人信息的占有人是合法占有人,但未遵守法定或约定的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范围或方式,则可能分别构成对个人信息权和隐私权的侵害,也可能引发竞争。比如,医院将患者的健康信息批量非法提供给保险公司,鉴于医院合法占有个人信息,但超出了法定使用目的,此时不仅是对患者隐私的非法泄露,也是对患者个人信息权中“同意权”的侵犯。如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采集错误的个人金融信息,未提供告知、查询、更正渠道等。这时,因为没有泄露个人私人财务信息,不存在侵犯隐私的情况,但存在侵犯个人信息权的情况。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鹏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