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股东知情权行使有什么用{也有权了解公司--股东知情权}

时间:2021-07-12 00:54:37

作为投资者,股东有了解公司的权利,了解公司的主要途径是查阅公司的相关资料。《公司法》在保护股东知情权的同时,进行了必要的限制。

通过真实案例,我们尽量不使用专业术语,让外行人也能理解。

案件介绍:

光明公司成立于2005年,张三持股3%。

2020年4月2日,张三向光明公司邮寄申请书,称张三等三位股东因公司近十年未召开股东大会,四位股东急于了解公司生产经营情况和未来发展规划,以及公司成立以来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纳税申报表,恳请公司召开股东大会。

(不看中间接触过程。)2020年7月2日,张三委托律师事务所向光明公司邮寄律师函,称自2020年4月以来,张三多次提议召开股东大会,以保护其作为股东的知情权和参与管理权,但截至发函之日,光明公司仍未回复。请光明公司自收到本函之日起五日内向张三提供公司会计账簿、重要合同文本、纳税证明、重大债权债务证明、公司职务工资证明等与公司经营管理有关的文件和资料,并与张三联系,确定召开股东大会的时间及其他相关事宜。光明公司第二天签收了律师函。

(不看中间接触过程。)2020年7月22日,张三等四位股东再次委托律师事务所向光明公司发出律师函,称2020年7月1日,张三等四位股东发出信函,请求行使股东知情权。光明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提出,光明公司、张三分别聘请专业会计师对公司财务、经营情况进行审计,张三表示同意。希望光明公司在收到本函之日起15日内向股东提供与公司经营管理相关的财务信息等文件,张三等4名股东聘请专业会计师进行审计.如果光明公司在收到本函之日起15日内未配合股东的请求,将视为光明公司明确拒绝张三等四位股东行使知情权的请求。光明公司第二天签收了律师函。

(中间联系流程,不看)2020年8月15日,张三委托律师出具申请书,载明光明公司承诺在张三2020年7月21日发函后,于今日安排检查复印。但张三到达光明公司现场后,光明公司要求张三以书面形式向光明公司提出申请,于是张三再次向光明公司申请查阅、复制相关材料,以保护张三的知情权。行使股东知情权的目的是了解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资产状况,分配公司的经营利润,决定是否收回投资。查阅、复制的材料有:光明公司2006年10月1日至2020年7月1日的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财务会计报告(包括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财务报表、利润分配表)、会计账簿(包括但不限于总账、明细账、日记账、辅助账簿、纳税申报表等)。请光明公司今天提供上述相关信息。张三安排的会计师已经在光明公司现场做好了咨询和复印的准备。

但光明公司仍未提供相关材料,张三诉至法院。

这个案子已经过了一审和二审,我们直接看最终结果。

最终,法院支持项目1、2、3、4、5和6,但不支持项目7。

法院没有理由支持第7项。简单来说,如果法律没有规定,法院是不会支持的。

详细理由如下:《会计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和其他会计资料,必须符合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会计凭证包括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因此,会计账簿和会计凭证是法律概念,会计账簿不包括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股东知情权的保护与公司利益需要平衡,对股东知情权的解释范围不应随意扩大到法律之外。《公司法》仅将股东可以查阅的财务会计信息范围限定为财务会计报告和会计账簿,不涉及会计凭证。

再小的股东,也有权了解公司——股东知情权

看图片更清楚

目前,不同法院对第7项会计凭证是否属于检查范围存在不同意见。我认为会计凭证应该包括在内,否则不符合保护股东知情权的立法本意。原因如下:

1.根据相关会计法规和会计准则,会计凭证是会计账簿的来源依据,会计账簿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只能通过原始凭证来体现。如果不允许股东查阅原始会计凭证,股东查阅会计报告和会计账簿的权利实质上将成为空谈。

2.目前,公司治理中存在大量一个真实账户和多个虚假账户的案例。不允许查阅会计账簿原始凭证,会大大削弱对股东知情权的保护。

通过股东知情权诉讼,可以了解公司的真实情况和公司管理层的表现。如果公司涉及挪用资金、侵占等违法行为。或者未能保留财务信息,股东可以向公司和管理层起诉要求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