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公众知情权什么时候产生《50年前美媒为知情权公布五角大楼绝密文件》

时间:2021-07-14 01:59:18

克里斯托弗b戴利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追溯50年前《五角大楼文件》的泄密事件,称这一事件是美国新闻自由和公众知情权的伟大胜利。然而,50年过去了,美国人民和出版组织是否有权知道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仍然没有定论。

50年前美媒为知情权公布五角大楼绝密文件,如今反而越来越艰难

五角大楼-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共领域

50年前的这个月,越南战争引发的政治冲突爆发,发展成为涉及新闻自由、国家安全、公众知情权定义的一级宪法危机。原因是名为《五角大楼文件》的美国对越政策“绝密”报告被泄露。

最高法院在1971年对这个问题的裁决塑造了政府机密的报道模式。这也让美国人民想起了当时和现在我们民主制度运行的关键点:选民拥有告诉政府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的最终权力。

然而,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首先知道他们的政府在做什么。

这一切都始于1967年,当时正值美国对越南军事干预的高峰期。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想知道为什么美国没有赢。因此,他下令对这个问题进行内部审查。

为麦克纳马拉提供答案的分析师之一是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他曾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员,曾在越南服役,回国后获得博士学位,并在为美军提供研究和情报分析服务的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工作。

他有很高的安全级别和敏锐的头脑。埃尔斯伯格原本是美国战争的支持者,当时他正经历着向反战人士的转变。

之后,他面临着如何应对的问题。作为麦克纳马拉下令进行的研究的贡献者,他获得了五角大楼的一系列最终报告。他想让公众看到他的发现:越南战争是一场灾难,一个又一个总统把我们带入其中,越陷越深,总是声称胜利或“光荣的和平”就在不远处,但事实并非如此。

带着公开内容的想法,埃尔斯伯格于1969年10月开始秘密复制这份研究报告。除了法律问题,复制《五角大楼文件》也是一个物理挑战。整套文件有47卷,约7000页被归类为“绝密敏感”文件和分析。

埃尔斯伯格很清楚《五角大楼文件》包含了各种各样的秘密,从实施政变的阴谋到对其他国家的意图。它不包括的东西同样重要。五角大楼的文件对反对者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军事价值。它主要是一个决策文件。

埃尔斯伯格的第一个想法是通过国会议员发布《五角大楼文件》号文件,希望其中一人能够利用自己的议会豁免权,将这些文件纳入国会记录。最后,他们拒绝了。因此,埃尔斯伯格转向媒体。

在他看来,有一个合适的选择,《纽约时报》记者尼尔希恩。早些时候,希恩报道了越南战争,埃尔斯伯格(正确地)认为希恩反对美国继续介入。

今年早些时候去世的希恩从未透露埃尔斯伯格的消息来源,也从未详细解释他是如何得到《五角大楼文件》的。他公开说的是他“拿到”或“获得”了研究报告,这本身就是事实。

《纽约时报》收到他的文件后,决定举报此事,报社在纽约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设立了一个秘密“新闻编辑室”。

《纽约时报》掌握的这组信息,代表着对兽王国家安全保密体系前所未有的破坏。任何拥有这份报告的人都可能面临刑事指控,不仅是窃取政府财产,甚至是间谍活动,最终是叛国。

在酒店的一个房间里,《纽约时报》的出版商亚瑟苏斯伯格打电话给报社的律师,帮他决定是否出版这份文件。在另一个房间里,他召集了一个由该报资深编辑和顶级记者组成的精选小组,仔细研究这些文件,并帮助确定要发表的内容。

最终的决定在于苏斯伯格,他必须把他所有的筹码——他最喜欢的报纸,他的家庭遗产和他国家的利益都摆在桌面上。

他决定出版。

50年前美媒为知情权公布五角大楼绝密文件,如今反而越来越艰难

于是,1971年6月13日星期日,《纽约时报》号刊登了这样一条横幅标题。

“越南档案:五角大楼研究追踪,美国的参与在过去30年里一直在增加”

记者谢恩撰写的头条文章报道称,麦克纳马拉委托进行的一项“大规模”研究显示,四届总统政府“逐渐形成了对非共产主义越南的责任感,做好了对抗朝鲜保护韩国的准备,而此类行动的失败远远超过了他们公开声明所承认的程度”。

重要的是,《纽约时报》承诺在未来几天发布更多的文章和文档。

起初,尼克松总统什么也没做。毕竟,他从助手那里得到的总结显示,五角大楼的文件主要批评了肯尼迪和约翰逊这两位民主党总统。然而,尼克松最终下令作出回应,因为担心如果他无视泄密,会显得软弱无力。

1971年6月15日星期二,政府律师要求曼哈顿联邦法院禁止《纽约时报》发表任何关于《五角大楼文件》的内容。这是重要的一步。这是美国宪法通过以来,联邦政府首次以国家安全为由,试图对一份报纸实施“预先限制”。

从报纸的角度来看,问题在于第一修正案的明确含义,完全禁止剥夺新闻自由。从总统的角度来看,问题在于他作为总司令的职责,即通过保守国家的军事、情报和外交秘密来保护国家,尤其是在战时。

在法庭上,双方根据宪法进行了辩论,刚被尼克松任命的法官默里古尔芬(Murray Gulfin)迅速批准了政府的临时禁止令请求,并决定在三天后举行听证会。《纽约时报》遵守了这个命令。

然而,那周晚些时候,《华盛顿邮报》从埃尔斯伯格那里获得了自己的《五角大楼文件》,该报的工作人员立即采取行动,在乔治城编辑本布拉德利的家中建立了一个指挥中心。

在一个房间里,编辑们开始工作,在另一个房间里,编辑和律师们正忙着决定是否出版。和苏斯伯格一样,《华盛顿邮报》的出版商凯瑟琳格雷厄姆(katharine graham)也赌上了所有——家公司、报纸和她家人的声誉。

她也决定出版。

就在那个周五上午,《邮报》在头版发表了一篇关于越南研究的报道,称其现在拥有与《纽约时报》相同的机密材料。政府律师要求华盛顿的美国地方法院对《邮报》实施事先限制。

尽管格哈德格塞尔法官拒绝了,但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推翻了他的请求,并迫使《邮报》停止与美国公众分享《五角大楼文件》。

到了周末,这两起案件很快被送到了最高法院。一周内,高等法院以罕见的速度听取了辩论,并做出裁决,允许《纽约时报》和《邮报》恢复出版。虽然大法官们分别写了9条意见,但这是新闻自由和公众知情权的明显胜利。正如雨果布莱克法官所说:“媒体为被统治者服务,而不是统治者。”

这份文件的编辑版本很快就以书的形式出版了,美国人民终于亲眼看到,一位又一位总统在战争问题上误导了他们。

即便如此,人民知情权的胜利也留下了许多未解决的问题。

近年来,向新闻媒体泄露秘密的问题一直存在。

例如,在特朗普政府期间,官员们收集了《华盛顿邮报》名记者的电话记录元数据,并追踪了一名CNN记者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记录。民主党也是如此。在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联邦政府创下了对泄密者提起刑事诉讼的记录。在这些案件中,记者经常被带上法庭,并被命令披露消息来源,否则他们将面临监禁。

(加美财经稿件,抄袭必究)

#五角大楼#、#美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