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知情权是什么时候提出的!表达权还是知情权:信息自由概念的内涵变迁

时间:2021-07-23 18:04:50

黄建友,西安外国语大学媒体伦理法规研究所所长、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副教授。

本文是2015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计划基金项目“政府信息公开影响新闻生产的机制和效果研究”系列的成果之一。

表达权还是知情权:信息自由概念的内涵变迁

制定保护政府获取信息权利的法律是世界趋势,至今已有全球117个国家和地区颁布了相关法律法规。 在这些法律规范中,有62条以信息获取(Access to information )为核心词汇命名,剩下的主要是信息权(right to information )、信息公开) disclosure/openness )、 信息法) information ) )其中值得注意的现象之一是,22个国家的法律法规以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命名。 为什么这么多国家用信息自由这个广泛的词汇来命名政府信息的获取权呢? 法律法规不同的命名方法,反映了国家和地区对该法律法规不同的认知框架,是按照费尔克拉夫的话语理论推导出来的,法律概念作为话语,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相应的法律实践。 因此,在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10周年之际,在该条例不断修改的情况下,我们回到历史现场,了解信息自由这一概念如何成为保护知情权或信息获取权的专用法律术语,以及该法的不同命名对相应的法律实践有何影响

信息自由的法律起源辨析

1766年12月2日,包括芬兰在内的瑞典(从12世纪开始芬兰属于瑞典王国,到20世纪初独立为止)议会公布了《出版自由法》。 该法由芬兰神职人员、议员屈德新斯(Chydenius )制定,瑞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以法律形式保障公共行政文书权利的国家。 但是,如果仔细阅读这部法律,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部规范写作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法律,这部法律的确切名称是《关于写作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御制法案》。 关于信息自由的规定,只有在第十条“官员的报告、建议等,也允许出版”的条款的附带规定中,“应当在本权利范围内,允许当事人参照相关文件复制相关文件或向公权主体确认相关文件的真实性” 也就是说,关于信息自由的规定,《出版自由法》只提到了其中一个条款[瑞典对外交流委员会,2014。

基于这种情况,后东(2016:399 )认为,其含义也仅限于启蒙和宣言,无法期待这样简单的宣言能够确认和保障知情同意,另外,还将这种附带提及的片言只语作为专门的《信息自由法》 这样,过去我们高估了这部法律对信息自由的意义,但事实上,这部法律对出版自由的意义高于对信息自由的意义。 在瑞典,真正被视为信息自由立法的是1949年的《出版自由法》。 该法第二章“官方文件的公共属性”可以视为瑞典的信息自由制度。 这表明,瑞典的信息自由法包含在出版自由法中,瑞典没有被称为信息自由法的法律(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的文献中,也是1949年)

信息自由的立法保护是从哪里开始的? 这可能还是会转向美国。 在美国产生了知情权的概念,提出了信息自由的概念。 甚至瑞典人也认为美国1966年《信息自由法》是世界上第一部信息自由法,曼宁(Manninen,2010 )明确表示认为它是信息自由制度真正确立的标志。 此后,许多国家的信息自由立法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美国的《信息自由法》。 因此,美国《信息自由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林爱珺,2010:66 )。 此后,这部法律不断修改完善,最终成为信息公开制度建设的典范。

那么,信息自由这一概念如何进入法律领域,成为保护知情权和政府信息获取权的独特称谓呢? 这就需要回到上个世纪中期这个历史现场,探究概念是如何在与社会状况的交流过程中发生意义的变迁的。

信息自由的本义:自由表达权

信息自由的观念来自哪里? 关于这个问题,人们经常从美国建国者那里寻找答案。 例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威尔逊最高法院法官表示,有权知道他们的代理人做了什么或做了什么,隐瞒他们的议事录不是立法机关的权利。 (o )奥布莱恩,1981: 38 )。 美国第四任总统麦迪逊(Madison,1822: 103-109 )强调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结果:“如果一个民众的政府没有民众的信息,或者民众没有获取信息的方法,那将只是一场闹剧或者灾难,或者是灾难。 知识永远支配无知。 想成为自己统治者的人,必须用知识赋予的力量武装自己。 ”

这些话被广泛引用,信息自由似乎从这个时期就已经被提出来了。 但是,根据Schudson,2015: 51 ),这些词并不意味着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