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为什么人们有知情权{为什么医生明知道你不懂医学}

时间:2021-07-05 19:18:50

为什么医生明知道你不懂医学,还要把知情选择权给你呢?

前几年医院把知情同意书全部换了,大概是整个医学界的行为,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医务部门的神经。

知情同意书的变更很简单,就是在每张同意书上增加一个项目,要求给患者“至少两个选择”,然后患者或其家属可以手写自己想要接受的治疗方法。

这似乎不是问题,不是吗?但是操作起来很有趣。

那天坐在办公室签病历,听到住院医生和病人家属谈话。

“你要知道你能不能做手术。”

“好医生,既然我们都住进去了,我们一定要赶着让主任给我妈动手术。做手术一定更好,对吧医生?”

“我不能替你做决定。你可以选择手术或者不手术。这是你的自由。

病人和他们的家人被问了一些问题。

“没有人说我们不能手术,那么没有手术我们能做什么,医生?”

“可以选择不做手术观察!”

“那个医生,我妈妈这次穿刺后是癌症。你能观察到吗?”

“我不能替你做决定。选择手术和不选择只能你说了算。”

“医生,如果你妈妈病了,你会怎么选择?”

“我妈没病,别瞎说。”

“我知道,我是说,假设……”

我看住院医生马上就要跳起来了,就在他们两个开战前冲上去,把住院医生抱走了,简单的和家人说了几句话。

为什么医生明知道你不懂医学,还要把知情选择权给你呢?

“这是目前的规定,让你知道手术有风险。如果真的不能接受风险,医生也不能勉强。但是现在,手术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我建议你选择手术。”

最后,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患者顺利出院。但没想到几个月后患者家属又来我诊所了。当时我明显不是我管理的病人,找他的主治医生复查是合理的。

原来她来这里是为了别的。

“我妈又去医院了,说是脑梗。医生建议我们用抗凝,说可能会出血,可能不会栓塞。让我们决定是否使用它。来听之前真的没招。你的意见。”

我摇了摇头,这不是我的主业,但听了她当时对医生的描述,我大概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于是我给她解释了一下。

她医生的潜台词是抗凝总是有风险的,我们控制不了这个风险。如果你想用,别怪我没告诉你。

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在“举证责任倒置”的现行医疗法律法规下,知情同意的最大意义并不是医生告诉你有风险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而是医生在你有风险时不签署任何知情同意书,医生就要负全责。

就像对追尾负全责,这是目前形成的结论。

所以增加一项“让患者自己选择”也是为了完全实现“知情选择”,也就是说你不仅有知情权,还有选择权。这条规则让我,作为一名医生,在情感上和法律上都不允许为病人做任何决定。其实,法律的初衷是最大限度地保护患者权益,将“你知道,我选择”改为“你知道,你选择”,这似乎是立法上的一种完善。

这是进步,我同意。

但是,当这个“定律”付诸实践的时候,如果医生没有训练好,很有可能会因为运动变形而产生变形效果。就像我开头提到的那个病人,主观上会感到无助,不知道怎么对待医生,所以你让我选择。

一个优秀的医生不会用这种方式规避风险。在把所有的治疗方案告诉患者后,他会积极为患者提供最佳的治疗方案,这是作为医生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为什么医生明知道你不懂医学,还要把知情选择权给你呢?

如果让患者自己选,那要你医生有啥用?

1984年撰写的《医生与病人之间的沉默世界》(沉默的医患世界)》一书中,医生和伦理学家杰伊卡茨的观点引发了医疗改革,使患者在医疗决策中拥有更大的决策权。阿图尔博士认为,如果在医疗决策上给予患者更多的自主权,医疗服务的质量可能会在无意中得到极大的提高。然而,与此同时,他也觉得这种责任的转移有些过头了。

患者的自主性似乎增加了,但最终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患者通常不希望我们给予他们的自主性。他们很高兴自己的自主权得到尊重,而不是让他们真正控制自己的治疗计划,所以他们在实际治疗中通常会放弃这一权利。